当前位置:首页>文艺聚焦 >

传承经典 开启新途——胡春海中国画的艺术特色

发布时间:2022-03-16源自:本站作者:贾德江阅读(2374)

文/贾德江(作者系著名出版家、美术评论家、画家)

当我仔细地阅读了胡春海的全部作品之后,我意识到为其写评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一是因为他涉足的艺术领域宽泛,不仅擅长油画,也工于壁画,更精于中国画。就中国画而言,他又是花鸟、山水、人物并行不悖,很难将他归属于哪一类型的画家。二是他中国画的表现手法丰富,可以工写也可以意写,可以水墨也可以彩墨,可以没骨也可以重彩,可以写实也可以抽象,可以简不可再简,也可以繁上加繁,很难将他的绘画风格归根结底一概而论。

再读一读他的艺术年表,可知他曾接受过高等美术院校的专业训练。1992 年大学毕业后,为了进一步筑牢根基,提升自己的学识水平和艺术修养,他又先后参加过英国施密斯大卫中国蛋彩画油画材料与技法培训班、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硕士研究生助教课程班、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古典油画研修班的学习深造。他凭借天资聪颖和刻苦好学的精神,在壁画的研习中,领略到中国人物画极为辉煌的自由表现;在蛋彩画的求索中,体悟到这一欧洲最古老绘画方式的调制方法和作画程序技巧;在古典油画的追寻中,感受到包括形、光、色在内的西画写实技艺的精妙。多年的寒窗苦读,使他筑基深厚、眼界大开,学养更为丰赡。

“十年磨一剑,双刃未曾试”。在经历了十多年的问学求师之后,他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又回到自己的草原,将重点放在对中国画的探寻和研究上。这种对于传统文人画的回归,源于喜书好画的父亲对他的影响,使他在早年就打下了画学基础,也得益于他的家乡——素有“中国书画之乡”称誉的安徽萧县的环境熏陶,使他对中国书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结。他告诉我:“是那些从萧县走出去而蜚声海内外的从艺前辈,如刘开渠、朱德群、萧龙士、王子云、王肇民等大家的激励使我宁静而志远,发愤而图强;是那些以西画而名世的大师,如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关良、吴冠中等皆‘始于西画,终于国画’的楷模作用,使我改弦易辙,致力于走本民族的中国画之途。”

齐白石有句名言“学我者生,似我者亡”,这句话是胡春海奉为圭臬的座右铭。这里的“学”,就是“传承”,就是“师古人之心”而不是“师古人之迹”;这里的“似”,就是模仿,就是“泥古不化”,难脱前人之窠臼。胡春海是“学而生者”,是以“传承经典”为本,而以“开启新途”为用的智者。在他近年推出的多个系列的中国画作品中,尽管表现内容分门别类,开启的新途异彩纷呈,但都离不开对经典画家、经典作品、经典风格的传承。也正因为他走的是一条“传承经典,开启新途”之大道,他的不同系列作品才能各具神采、各具风韵,呈现出“借古开今”的创新态势,而不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的空幻浮泛。

行文至此,我们可以共同赏析胡春海笔下七个系列作品的独秀风神:

白石笔意系列之二 2020年 纸本 138cm×68cm

其一为《齐派系列》。这是胡春海传承白石老人的齐派画风,以表现充满乡土气息的花木草虫为主体的作品。其构图的简约奇巧、笔墨的拙劲大气、色彩的单纯雅艳、意趣的鲜活自然,都是取法于齐白石大写意花鸟的精髓。尤为突出的是,他承继了齐氏水墨草虾一绝,既能巧妙地利用墨色和笔痕表现虾的结构和质感,又以富有书法味的笔法勾勒出虾须和长臂钳,使游动的草虾在纯墨色的结构里也能表现出丰富的意味和精妙的技巧。同时,他又传承了白石老人创造的“粗笔枝叶和工笔草虫相结合”的画风,以大笔意写疏花简叶,以细笔工写草虫形神,在工写相间中表现出“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天趣,以实现“笔愈简而神愈足”的境界,抒发了自己内心关爱自然、热爱乡土的情怀。

泼墨大风荷系列之一 2021年 纸本 55cm×35cm

其二是《大风堂系列》。“大风堂”是张大千的堂号,弟子甚多,其中不乏名家高手。胡春海这一系列作品,是发自于内心对“五百年来一大千”(徐悲鸿语)的尊崇和仰慕所做的尝试,主要以画荷为主,传承张大千泼墨泼彩荷花淋漓烂漫的旨趣。胡春海的荷花有两种面貌,一是彩墨,二是水墨,都是以饱满的构图、极尽变化的笔痕墨迹,突现出夏日荷塘的香远益清,或展露秋日荷塘“不似春光胜似春光”的生机。他的水墨荷塘,把墨极致地发挥,把水发挥到极致,笔墨间因而洋溢着卷舒流动的韵味和虚实相生的节奏感;他的彩墨荷花在彩墨互动中强调冷暖色的对比,在“墨叶红花”中传承了张大千金线勾花的独技,有“锦上添花更为灿烂”的妙用,折射出画家的生命情意,蕴含着一种自然精神和人文精神相契相合的宏观美感。

菩萨像之一 2020年 纸本 38cm×32cm

其三为《佛画系列》,遴选的是敦煌艺术宝库中的佛像语汇,传承的是敦煌石刻、彩塑壁画的尊像元素,运用的是中国画包括工笔重彩、水墨写意在内的或写实或意象或清晰或虚幻的多种技法。胡春海描绘的是一种佛界的宗教精神,从造型上源于佛而离于佛,又从精神上还于佛归于佛,追求的是一种灵化境界,魏唐风神。在传承中创新,胡春海冲破了传统佛像惯用的空白背景、孤立趺坐的图式,他利用自己从敦煌这座无比丰富的东方艺术宝库中所汲取的精华幻化成多种元素和艺术手法,去塑造心中之佛的万千气象。他的佛画基于多年对佛学的参悟,工能填粉敷彩,勾金描翠,刻画精微,佛光尽染;写则能以书入画,笔力劲健遒畅,墨法随机生变。尤其是他戛戛独造的“睡佛”,更有法相庄严的神秘之感。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水墨佛画,已创造性地将传统中国画“墨分五彩”的效果融入西画的光影造型中,使一尊尊以水驭墨、以墨寓形的佛教造像,赋美学于信仰的品质。

禅音 2021年 纸本 60cm×30cm×2

其四是《青花系列》。“青花”是中国历史悠久的白底青花瓷的简称,瓷上图画呈青蓝色。胡春海这一系列主要以山水为主,借鉴传统瓷上青花的色彩转换为纸上青花的视觉效果。其突出特点是沿着文人画的山水精神,在“求古法写真山”中强调用笔用墨的精要,画面的山情水境,既有青花单纯之美,又有造化自然之趣与传统笔墨之韵。从主流上看,他传承的是南宗文人画传统,具有南派山水柔美、婉约、清雅的审美风格。而以青花代替墨色,冲破了“水墨为上”的金科玉律,开拓出山水画的新面貌。青花语言与水墨语言虽异曲同工,其境界却更富有悠悠古意和绵绵古韵,寄托着画家对中国瓷文化的一片深情。

空山新雨 2021年 纸本 49cm×69cm

其五为《重彩系列》。“重彩”是中国画的一种表现手法,可以表现人物也可以表现山水、花鸟,可以工笔也可以写意。胡春海的这一系列主要指他的那些彩墨辉映的山水和花鸟作品。他的重彩山水受张大千泼墨泼彩山水的影响,以大写意方式写山之形,传山之神。幅幅作品无不纵笔挥洒,泼墨酣畅,在浓淡虚实的墨色间,透视出层叠起伏的山峦和流动缥缈的烟云,而以墨胜笔,以泼染代替渲染的新形式,则让水墨与青绿融合起来,以墨衬色辉,以色显墨韵,彰显出祖国壮丽山河的无言大美。他的重彩花鸟另有一番情趣,以满构图的画面极大地削弱了点线结构的造型因素,代之以水墨和色彩泼染为主要造型手段,破除了物象形体的轮廊界线,造成欲显还隐的境象。这种方法与西方印象派的造型方法冥冥而合,体现了现代艺术的精神。

可以为龙 2021年 纸本 97cm×220cm

其六是《物语系列》。所谓“物语”,意指根据事物特性,将人们想表达的意思物化,或者将事物拟人化,从而表达出人的情感。胡春海的这类作品传承了古代花鸟画“移神遐想”“借物传情”的“寓兴”功能,以荷花寓品格,以竹石寓气节,以兰草寓幽情,以葫芦寓福禄;抑或以金蟾寓招财进宝,以莲蓬、莲梗寓禅意,以红柿寓事事如意,以南瓜、石榴抒发对家乡的思恋,以老茶罐传达怀旧的心绪。尤其是已获国家版权专利的《可以为龙》画作,把齐白石作品中代表体裁“白石虾”与“中国龙图腾”巧妙完美结合,当是胡春海《物语系列》最有代表性的作品。画面中飞龙的意象由游动的水墨草虾汇聚而成,寓意小虾可以变成巨龙,其象征意义既有对民营企业由小变大的赞颂,又有对无数企业家奋力拼搏精神的讴歌。因为当代中国如巨龙般经济腾飞就是众人共同努力和创造的结果。胡春海的这类作品不拘一格,或工或写,多注重画面构成的笔精墨妙,力求形简而神愈全,形简而意愈丰,形简而更饶内美。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2021年 隶书 45cm×45cm

其七可称为《书道系列》,展示的是胡春海的书法作品。其书法为典型的“画家书法”,幅幅作品皆有“画意”,以精神性、情感性为主导,用笔直率恣肆,毫无顾忌,点画奇形怪状,形成有类于图画般的意趣,可引人联想万端。他的书法没有拥挤在“颜柳”“二王”和“苏黄米蔡”这些传统的经典之中,而是取法“扬州八怪”之首的金农“漆书”。尽管他也曾在这些经典中“沉潜游弋”,但在把握了其书法精义之后,便以“不与人同”的自家面貌,将传承金农“漆书”定为自己书法艺术追求的一个重要目标。他的“漆书”,融合金农的隶书、魏书又参合行楷笔意,以方笔为主,横粗竖细,线条飞动,古朴奇巧,具有汉简书法轻松自如、率意自然之韵味;看似具有美术字倾向,但内中却蕴藏着一种书法特有的装饰心理——“大巧若拙”的美学意识。此外,他对篆书也情有独钟。他的篆书源于小篆之祖石鼓文,又融入吴昌硕的朴厚、邓石如的韶秀笔法篆意,成就了他的篆书“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的书风。其特点为“运指绞毫”,裹锋而书,字体内秀,含蓄沉实,以笔力取胜。

古人云:“人贵有志,学贵有恒。”从胡春海长期的默默耕耘中不难看出,他似乎在依持他的造型能力、传统功底和学识修养,进行着中国画“变古为今,禅意入画”的维新,试图在中国画领域多种题材、多种形式、多种艺术手段的实践中,做出示范性的探索和试验,以证明中国画的生命力和创造力的无限。当然,我并不是说他的艺术已达到“大成”的境界,但可以肯定地说,他正走在这条路上,有着无限风光的表现领域和灿烂的前景。

我固执地认为,一个人事业的成功在于:一天赋,二勤奋,三机遇,四身体。胡春海极具天赋且勤奋过人,在他艺途的积蓄期,有缘受到诸位名师的耳提面命,而在他艺术的绽放期,又有缘得到 3800 集团张冰董事长的厚爱和推助,加之他习武出身、年富力强,可以说,事业成功的四个要素,他一个都不缺。这就决定了他有足够的时间和充足的精力去面对中国画的当代使命,继续在传承经典的基础上,开掘中国画的新途。这就意味着强调艺术的全面修养,传承经典艺术的本质,注重理性思考,创造个性风格,张扬个性与情感,追求形式与内容的统一等多元化追求、多方位思考和开启水墨多种新途都在他那里高频、高速、高效地运行并不时地撞击着。胡春海以扎实的脚步登上了中国画坛,我不期望他成为耀眼的新星,但我相信,这团已点燃的火焰会持续地燃烧,使每一个观赏到他的画作的人,都能感受到灼人的力量而正视他的存在。

欢迎分享转载→ http://ahwenyi.net/index.php/toutiao/254.html

Copyright © 2022 安徽文艺网 All Rights Reserved.皖ICP备19009954号-1